【独家】士拉央售酒需付1万押金 药材店杂货业者哗然
2020-06-13

    【独家】士拉央售酒需付1万押金 药材店杂货业者哗然 有售卖烈酒的药材店或杂货超市,明年更新执照将被征收1万令吉抵押金。士拉央市议会明年起针对高风险行业征收商业执照抵押金,包括有售卖烈酒的药材店或杂货超市,明年更新执照时也一律被征收1万令吉抵押金,让业者哗然,直叹负担加重!

据了解,除了卖酒的中药行和杂货超市,被当局归类为高风险行业的,包括辖区内的重型机械厂,业者要更新执照时也得缴交1万令吉抵押金。


此外,修车厂和投注站各别被征收5000令吉抵押金、维修摩托车店3000令吉、洗车中心是2000令吉。

基于士拉央市议会辖区内有不少传统中药行,雪隆华人药业公会近期已陆续收到会员针对高昂执照费抵押金一事的投诉,并希望通过公会反映和争取妥善处理此事。

廖志强:经济欠佳
大笔钱压着影响业者

在士拉央从事药材店已数十年的雪隆华人药业公会副会长廖志强受访时向《》披露,他于9月准备向市议会申请更新明年商业执照时,获告知需额外付1万令吉抵押金。

他说,当局是基于早前爆发假酒事件等风波,决定向业者征收执照费抵押金,以用作扣除罚款之用,不过当时值经济欠佳,1万令吉是笔大数目。


担心接罚单

“虽说抵押金是可以拿回的,但也得要等到业者结业或停止卖酒时才能拿回,这幺一笔钱压着不能动,会影响业者。”

他说,根据指南,卖酒的时间是到晚上9时,但药材店一般营业到晚上10时打烊,偶有熟客要求则私下卖,如今担心会因此接到罚单 。

廖志强,依大马法律,只要店内有出售烈酒,无论是半打或数瓶,都得申请酒牌;而药材店一般有售卖红酒、洋酒,也包括一些本地生产廉价色酒,因此业者都得申请酒牌。

他说,士拉央市议会辖区内有不少业者有卖酒,需付1万令吉抵押金可谓对该区业者影响甚大。

应针对不法商家

他坦承,严打私酒是好事,惟执法人员更应针对不合法商家采取行动,而不是向循规蹈矩的业者下手,这只会使他们生意难做。

他说,目前士拉央会员正通过公会要求解决此事。

马迳强:获5单位允许
为何还得付高额押金

雪隆华人药业公会副会长马迳强坦言,该会近期接获很多来自士拉央市议会辖区内的会员投诉,指他们的中药店因出售酒精类,被要求支付高额抵押金,使会员有感负担加重。

“据了解,卖酒同业一般按程序向关税局和土地局申请的准证,只要呈上相关证件,即可向地方政府取得商业执照,合法开门做生意;而过去雪隆一带会员也是如此申请商业执照,没有听说需要缴交抵押金。”

他说,一般药材店开门做生意,需通过5个政府单位的允许,方能开门做生意,包括警方、消拯局、关税局、土地局及地方政府,这也意味着业者达到一定标准,不明白为何还得付高额抵押金。

他在吉隆坡开店,表示吉隆坡市政厅并没有要求缴付类似抵押金。

“而且,中药店一般晚上9时打烊,没构成问题,也不曾听说遵守法令的同业接罚单。”

他说,同业们明白政府的用意是要针对高风险的行业,但中药行并非酒吧或不正规的按摩院,只是传统中药店兼超市,因此不应被征收高昂的抵押金。

【独家】士拉央售酒需付1万押金 药材店杂货业者哗然 士拉央市议会明年起向高风险行业业者征收执照抵押金。(档案照)

黄伟强:部分行业影响大众
用押金修路扣除罚款等

士拉央市议员黄伟强受询时说,士拉央市议会是基于一些行业存有高风险,决定明年起向这些行业征收抵押金,而有关措施是于9月通过,明年落实。

“主要是因为一些行业对大众造成影响,因此当局决定征收抵押金,例如一些大机械厂的罗里破坏路面不愿维修等,皆可从抵押金内扣除。

“还有维修车及摩托车业者常常污染了沟水,即使执法人员有开出罚单,有顽固者不予理会,所以市议会决定征收抵押金,由抵押金扣除罚款额。”

或按年评估表现

针对售酒业者得付1万令吉抵押金一事,他说早前假酒风波,包括士拉央也有数人死于假酒案,敲响社会警钟,虽说饮酒是基本人权,但有的人喝了酒闹事,制造社会问题也波及了大众。

他表示明白1万令吉对一些有售酒业者而言,或是笔大数目,所以会商时他也反映此问题,包括讨论是否可按年评估业者表现,退还部分抵押金给奉公守法、行为良好的业者。

欢迎业者与市会交流

黄伟强欢迎辖区内有卖酒的杂货或药材店业者,联络他反映境况,以个案方式和市议会交流,针对抵押金太高问题寻求双赢方案。

他表示明白,不少华裔经营的店铺包括一些小型杂货店都有卖红酒,或是一些廉价酒,有的业者只是方便熟客,而在小角落摆卖,有的上大规模出售,因此小型商店或无能力支付1万令吉抵押金。

独家报道:潘丽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